沙见星

星白てず
自我厌弃的坟墓
拖着十字架走向终焉

救命好像幻视了


流出来的血居然是粉紫色的

好漂亮哦

昨天的伤疤意外被母亲发现了。


她告诉我说,你要割/////就/////割这里,别//////割那么浅,割////////深一点(手腕的位置)。她还问我要不要把我手/////剁了。


我告诉她我很难受我手抖我控制不住自己。

她说,那我不要你了好吧,你爱怎么样怎么样,你也不会难受了手抖了控制不了自己了。我一天到晚这么多事,我是不是更应该///////割?

你伤口怎么还不感/////////染,感染了你整条手就烂//////了就直接截///////肢我看你还割////////哪里。


她觉得我心里不舒服是因为电影看多了。她觉得我就是没事找事矫情,她不理解我为什么难受为什么手抖,她只是觉得,对,她自己觉得,没什么大不了的


医院还是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姐姐陪我去的。她(我妈)只觉得我就是电影看多了心里不舒服。除了骂我根本不管我。

当她的母亲来到她的书桌前时,她早已自杀身亡,灵魂与残缺不堪的身体一起被埋入冰冷的泥土里


她的书桌上只有一张画。画中的她穿着短袖,露出纤细而干净的手臂。灿烂的笑容自白净的脸上荡漾开来。这副画如此的真实,就像一张照片。这样的她在现实中从未出现过。然而画上沾满了血,仿佛是对她这个愿望的无情否定。


画的旁边摆满了各种锋利物品,大抵是她平时用以自残的物品。加上画上的血迹,不禁令人毛骨悚然。


桌面的右上角贴满了许多写着励志语句的便利贴。难以想象写下这些语句的女孩如今会亲自了结自己的生命。


她的母亲沉默好一会,眉毛拧成一团,眼睛瞪得大到令人害怕。母亲突然撕掉了那幅照片般的画,破口大骂道:“败家子!幸幸苦苦把你养那么大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?你下辈子不得好死!”



我 的 睡 前 emo 流 程

睡觉→失眠→幻听+各种头晕想吐全身抽搐→无能狂怒→砸东西→抓手抓到流血→哭→割手→哭累了→睡觉→失眠......



以此往复

每天吃一大堆傻%-/'/-__//逼药到底有什么用,把我的刀和针甚至一切有锋利边缘的物品丢了又有什么用,把我捆起来又有什么用,我会好吗?我会变得开心吗?我晚上会睡一个安稳觉吗?幻听和幻视会消失吗?手会不抖了吗?头会不晕了吗?不会焦虑了吗?不会无缘无故就发火了吗?不会无缘无故就哭了吗?不会通过自_-$///残来发泄了吗?不会被打被骂了吗?不会被当做撒气筒了吗?夏天可以穿短裙短袖了吗?不需要用绷带或者冰袖遮住手臂上的伤了吗?可以不用穿长裤或者长袜遮住腿上的上了吗?会变得受欢迎吗?会变得优秀吗?会变得可爱吗?会受到称赞吗?会有人爱我吗?会有人真正意义上的关心我吗?


都不可能吧?那为什么要逼我吃药丢我刀和针用束缚带把我捆起来?为什么自;_-//残的时候要骂我?为什么为什么?